正在阅读:10元以小博大,生活可以折叠,梦想不可以10元以小博大,生活可以折叠,梦想不可以

 2020-01-11 18:06:35   来源:互联网 

10元以小博大,生活可以折叠,梦想不可以

10元以小博大,第一天看到篇刷屏的文章《你的同龄人正在抛弃你》。阿杰特别有焦虑感。

第二天发现韩寒怼那个作者说他不该贩卖焦虑和恐慌。阿杰觉得很有道理。

第三天卖焦虑作者反击韩寒说他因为有钱所以不能感同身受。阿杰点点头。

阿杰关掉手机,挤在从公司回家的地铁上闭眼补觉。

事实上阿杰一目十行,根本就没有仔细辨认他们到底说了些什么。成年人已经过了做阅读理解的年纪,活生生的生活很难厘清,阿杰没有时间焦虑自己到底该不该焦虑,他每天早上四点钟就要起床,不管前一天睡得有多晚。

开始阿杰还会抱怨,但有人说你卖什么苦?扫大街搬砖的不比你累?那些ceo哪个不是每天只睡三个小时?阿杰想,是啊,大家都一样,自己一点也不特别。

每天四点,阿杰要起来准备开店。

阿杰前年跟别人合租,一个月2k。去年他把孤独的单身母亲从四川老家接来杭州,换成了40平的房子,一个月5k。多了一个人不是一加一等于二的数学问题,生活是哲学,俩人开销的增长都是在看不见的地方。原本月薪近万的小确幸,现在有点紧张。

母亲在杭州举目无亲,觉得无聊别扭,每天除了看电视,就是等阿杰下班,她常常吵着要回四川打麻将。

阿杰说:要不开个面馆吧?

阿杰的面馆就开在小区楼下,启动资金是自己这几年工作攒下的再加上母亲的一点积蓄。母亲的手艺极好,面都是自己擀的,再淋上香辣的豌杂,阿杰每次都能吃四两。现在的人时兴吃辣,加上母亲还会做点诸如麻辣牛肉干、凉粉之类的小食,所以杠上开花,面馆的生意还算凑着能活。

有个说法是越有钱的人会越有钱,而小钱难挣。阿杰四点钟起,随意洗漱之后再骑着电三轮去菜市场。回来后,母亲也醒了,她和面,阿杰洗菜切菜。但阿杰也呆不了太久,等到七点的时候,要赶着去上班。

白天母亲一人守着面店,阿杰下班的时间不太固定,但夜里总会回来帮着收拾残局,关门打烊。

人心都是肉长的,母亲疼阿杰,说自己可以你忙你的,或者要不算了把店再盘出去,然后我回四川打麻将。

阿杰说:可是我想吃你做的面条啊。

阿杰的地铁从钱塘江底下走过,从南到北,从北到南,上面的城市长成什么模样,都和他无关。车厢里的人各有各的喜欢和忧愁,阿杰心想:不知道他们活得累不累。他又掏出手机来,刷着鸡汤文,想让自己坚定一点。鸡汤总会反复告诉你要努力,用发了横财的人当做模版,告诉你,瞧,这就是你该向往的生活。

也不知道什么时候能有海边beach的大house。

喝完鸡汤,阿杰回到店里。这么晚了,还有稀疏晚归的人需要填饱肚子。阿杰放下背包帮着干活。闭店前,母亲给阿杰做了一碗面。

还是面好吃。

阿杰招了一个23岁的安徽姑娘,开的工资是3k,在母亲那儿,谎称两千。安徽姑娘手脚勤快,人虽然谈不上漂亮但是嘴甜,点菜上菜一气呵成,常和来吃面的人聊天,渐渐竟也招揽了几个忠实面丝。

母亲看着心中喜欢,自己只要安心做菜就好,再也不吵着回老家,又问安徽姑娘会不会烧饭,想着一起开发新菜式,电视里说大众创业万众创新嘛,也许生意能红火起来。

也不知道母亲是如何说动姑娘的,让人搬过来和她住一间屋子,房租象征性地只要了一百块钱。母亲跟阿杰说,姑娘也不容易。

三个人一起回家,阿杰和母亲走前面,原来大大咧咧的姑娘小心地跟在后头。母亲问阿杰:让她给你当媳妇怎么样?

“人家才多大啊,再说,这事儿又不是我说怎样就怎样。”

母亲回头看了一眼:明天我跟她说说。

“算了,干嘛害别人,自己可啥也没有。”

阿杰原先也谈过女朋友,只不过母亲一来,什么都变了。他扶着母亲走了一路,胳膊干瘪,于是觉得自己还是要再加把劲。母亲独自一人把自己养大,也都养得不错,该吃的该学的,一样没落下。现在轮到自己了,也得做到。

听母亲说,生意不错,眼看就要回本。阿杰想,生活啊,大概会是越来越好。相比于鸡汤里买车买房月入百万却还是穷人的高大梦想,阿杰的梦想很小,就是努力活着。等有天空了,少做一天生意也不心疼的时候,带母亲出去,她来了那么久,连西湖都没见识过。

安徽姑娘,也带着吧。当然也得先问问她。

母亲晕倒的那天,幸好安徽姑娘正在旁边,一搭手扶着,才没让头撞到桌角或者地面。阿杰从公司赶到医院,差点也晕过去。心电图,核磁共振,抽血,在医院杂七杂八地查了两天,除了手有些骨折,倒是没有要命的毛病,大夫说都是往年日夜熬出来的。阿杰不放心,带着母亲转战各大医院,甚至还去了上海北京。

都是一样的说法。

病去如抽丝,花钱如流水。调理了半年,阿杰才发现,人最怕的就是生病,生不起,银行卡的钱快要变成了负数。店里的生意也因此耽搁,虽然安徽小妹跟着母亲学了如何做面,但味道还是差远了。顾客挑剔,一旦觉得不满意,下次就绝不再来。

坏事情总是一起出现。房东跟阿杰说,明年的租金要涨价。

母亲看着着急,说要回店里帮忙,自己已经好了许多。阿杰不肯。俩人谁也说服不了谁,于是不再说话,生了一屋子闷气。

阿杰早上四点钟起来。随意洗漱。到店里到时候,安徽姑娘已经在了。自从母亲病后,他很久没有来店里,不知道早起也成了安徽姑娘的习惯。阿杰说那么早啊,姑娘应了一声,他们互相看了一眼,又不知道该聊些什么。

“我想把店关了。”阿杰说。

“为什么?”姑娘问。

“生意太差。”

“生意总会有好有差的,熬过去就行了。”

阿杰苦笑:“熬过去这三个字,说起倒挺容易的。要是熬不动了呢?”

“总比不说好。人嘛,就是要毫无理由地相信自己,相信一定可以。哥,你知道杨凯嘛?就跳街舞跳成世界冠军的那个。我特别喜欢他,认准了自己要做的事情,再多的挫折啊都不会怕。最后啊,他就成了冠军,证明了自己。”

“再怎么相信,可是已经没钱了啊。”说完这句话,阿杰觉得自己还是挺像杠精的,而且一定要把自己往死里杠。

姑娘把手机拿出来,给阿杰看。

“当你需要用钱打败困难的时候,为什么不试试有钱花呢?有钱花是百度的,大公司,靠谱! 而且不用很复杂的手续, 手机上申请,很快就能审核到账。他们找了杨凯来做广告,就是看中杨凯身上为了梦想不认输的劲儿。我觉得,你也可以的。虽然我们暂时生意不好钱也不够,但梦想没有不景气的时候,只要有钱花,就可以继续走下去。”

阿杰看了一眼安徽姑娘,总觉得她说话时,眼睛里闪着光。就像自己刚到杭州时,觉得一切都充满希望。姑娘跑进厨房,几分钟后,从里头端了一碗面出来。

“尝尝~”她说。

阿杰默默吃完,面依然和母亲不一样,但那是姑娘自己的味道。

“我可自己做摸索了大半个月,还不行吗?”姑娘问。

阿杰笑了笑,跟姑娘说要是在有钱花那里借到钱,再招个人当你的徒弟。租金涨了,再和房东磨一磨,能少一点是一点,也许签多两年就便宜了。这个店里嘛也需要翻新一下。安徽姑娘急了,说你有钱花了可也别乱花钱,我看现在这样挺好的。

“知道了,听你的。”阿杰说,“一起去买菜吧。去晚了,好东西都没了。”

电三轮里的阿杰,梦想很小,努力活着就行了,但从此以后或许还要再加一个姑娘。

好事情也总是一起出现。从有钱花拿到借款,阿杰跟房东谈了三年的合约,租金也就不涨了。母亲的病好了许多,她来店里也只是帮着安徽姑娘打下手,笑成一朵花。姑娘的手艺日渐长进,生意重新回到原来的样子。

现实从来不会一帆风顺,偶尔的小波澜,对普通人来说已经足够惊涛骇浪了。做小生意突然资金周转不灵的,创业公司发不了工资的,房租交不出来就要被赶走的。但是就这样接受必输的事实了吗?

人只要善于给自己找理由,就能很舒服地颓丧下去。大家嘴上说自己很焦虑,却又一面焦虑一面放弃。

命运有时候会给你开玩笑,焦虑、窘迫、恐慌都是人生低谷的附赠品。但只要心存梦想,一切都将无所畏惧。生活可以折叠,但梦想不可以,就像命运可以让人伤痕累累,但休想让一个有梦想的人低头。

所以阿杰执着地相信自己的小梦想。就像他相信有钱花是他值得信赖的朋友——或者是一只救生圈——在惊涛骇浪里,抓住生活的希望。

但归根结底,最终救你的还是你自己的勇气。

别把焦虑当作不再努力的借口。

-----一条要找什么理由才能继续焦虑啊的广告------

新浪微博:@文案摇滚帮

知乎:文摇

合作加微信:wenanyaogunbang

为您推荐